当前位置:rkfl.cn资讯断 掌
断 掌
2022-12-05

作者:陈麒凌 来源:《意林》

周转租了一条小艇,带了点干粮和水,雪石不敢回去换衣服,就这么古色古香的,仿佛白衣仙子飞降海上。

飞艇在南海上急速穿行,风很大,起伏的浪是一个个碧绿的小峰,飞艇劈头穿过,白花花的清新的海水在身前身侧绽放,溅湿了衣服和脸,风又顷刻吹干了。

海鸥在头上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地飞翔,身畔的海水清冽,不时路过悠游的小鱼群,最好奇的是银鱼,总要成群地跃出来看看,水面上一弧炫目的白光。

“我是一个神仙!”雪石纵情地喊着,闭上眼睛,脸上还有未干的水花。

周转深深地看她,慢慢地说:“我也是一个神仙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。”

风浪更大了,雪石的头发衣服纷纷扬扬,但她只是仰头闭着眼,不动,任水珠落在脸上。

周转想去擦她脸上的水,伸了一半的手,顿了顿,还是轻轻地收了回来。

他俩在南澎玩了整整一天。

这是个美丽的荒岛,灯塔、断崖、钨矿、深洞、野菠萝、小海龟,还有那长长的洁白的海岸线,那湛绿的清澈可鉴的海水。

飞艇在黑暗的海上回行,海面上几点细细的灯火,潮在唱,浪在歌。

雪石叹了一口长气,轻轻握握周转的手:“我还从来没像今天这么高兴过呢!”

周转任她的手温婉停留,多少的冲动,却不忍也不敢动上一动,而小艇飞快,已见海岸线长长的渔火,私奔的思绪开始减速、着陆,他有点忐忑地想,一会儿,雪石怎么回去?

“我自己上去。”雪石回头对他说。

她的白衣服很脏了,在矿洞里钻的,头发也被风吹得凌乱,只有那张白璧似的脸,在夜晚海风中依然皎洁娟秀。

周转立在原地说:“要不我陪你上去解释一下,都是我不好,硬要带你去……”

雪石马上说:“是我自己要去的。”

她转了身,急急地往前走,待到大门,忽然回头冲周转笑了笑。

周转的心提着,站在门外仰看三楼,静悄悄的,让他发慌,他不想多留,小跑着走了。

第二天他带团去合山温泉,没精打采的,心里想的全是雪石,又是牵挂又是不安。

回到海陵已经是晚上十点半,他终究按捺不住,悄悄地上去找雪石。

老秦的房间黑着,想是已经睡了。

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女孩子的房间门口,正愁怎么唤人,正好门吱的一声开了,出来的是锦绣,正要丢香蕉皮,一见是他,先将一袋子果皮劈头打了过来。周转躲闪不迭:“干什么?你干什么啊?”

“你还敢来!你命好,没遇见我手里拿刀,阳江的刀不是削铁如泥吗?”锦绣低声骂道。

周转只好赔笑:“改天我送一把给你,雪石呢?睡了?”

“你别找她,你还没害死她!”锦绣动手推他走,手里下着狠劲儿,抓得他疼。

“她怎么了?我看一眼就走好吧?”周转求道。

“她不好,她差点被老秦打死了,你想不到吗?你这没心肝的人,自己躲得远远的,你走,你快走,你别再害她了,走吧,快走吧。”锦绣不容他分说,一味地推他。周转不敢挣扎,怕吵了老秦,只好溜溜地下了楼。

他垂首站在楼下,不甘心地又望了一会儿,才慢慢地往回走,走到海滩上。

突然,背后被一個身体猛地撞了一下,他回头,雪石!

她猛跑着追上来,却无声无息,此刻一只手按着肚子蹲在地上喘息,抬起一双清溜溜的大眼睛,虚弱地笑笑。

周转心头一热,又惊又喜,俯身环住她的头。她没有挣扎,像一个孩子,温软乖顺,就势在沙滩上倒下,软在他怀里。

黑漆漆的海上,一点灯火也没有,只有雪花似的海浪,纷纷漂涌上来,涌上这白净细腻的沙床,这沙床,多长,多大,多平滑,多绵软干净。

周转低头看雪石,她也仰头看他,这么近,微亮里,她的眼睛荧光扑闪,皮肤的浅香轻轻地绕了上来。

唇与唇,气息与气息,自然地相遇缠绕,雪石的初吻,一会儿热情地迎接,一会儿又愣愣地防守,周转只想抱紧她,更紧更紧地爱与接近,让沙紧成粉,让雪紧成水。

“你会爱我一辈子吗?你会吗?”

涛声在耳边呜呜翻涌,无暇作答。

“我会爱你一辈子的,大海做证!”周转细心地为雪石拂去发边的沙,亲了亲她。

雪石忡忡地望着他:“一辈子,顶老顶老的时候也在一起的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是在一起的,是不是?”

周转笑了:“是,是,行了吗?”

雪石又急急地说:“我就一辈子跟着你,你总对我这么好。是吗?”

周转握住她凉凉的手:“是,当然是。”

雪石伸出小手指:“我们要拉钩才算数的。”

周转暗笑她孩子气,但还是伸出尾指和她钩了几下。

雪石终于笑了,又不禁轻皱了一下眉。

周转这才得空问:“老秦打你疼不疼?对不起……”

雪石转过头去,低低地说:“不疼。”

层层奔涌的海浪在脚下,她喃喃地说:“大海做证……”回头莞尔一笑,风把她的发丝牵在脸上,那天真里却有点凄然。

是老秦先找周转的,周转见她仰着脖子走进来,知道这场交锋是必须面对的。

“如果你能好好对她,我就没有什么话了。”老秦深深地盯他。

他逼不过这强悍的目光,眼睛转向一边:“我是真心喜欢她的。”

老秦松口气:“我知道你是个有出息的人。雪石很苦,父母很早就离婚,母亲嫌她命硬,改嫁去上海也不肯带她,她读书也不灵,就只有弹弹琵琶……”

周转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些,他深有感触地说:“我会好好对她。”

老秦不放心地又瞪着他说道:“还有,她还小呢,才十七岁,你不能伤害她……”

周转想起前天晚上的事,心里有点虚,但还是笑着保证:“我疼她还来不及。”

老秦叹道:“那孩子是个死心眼,她认定你了,我不能不放手,只是天下的男人……靠运气吧。”

临走前老秦又说:“如果你们真的要好,就把她留下吧。”

周转有点意外,这么严重啊,好像要谈及终身大事似的,只是随意笑笑,点点头。

狂潮似的热恋就此一发而不可收。

因为老秦的默认,雪石越发不顾一切,她连景点也不去了,每日里只是跟着周转。他持着小旗解说,她就帮他抱着包;他陪游客下海戏水,她就帮他看管衣服鞋子,还把自己踩满了沙的小脚,伸进他的大鞋子里;他站在车厢里说说唱唱,她就弯了眉眼地笑着看他,唇边那融融的笑意,像流了蜜糖。

锦绣说,她认识雪石十年,她的笑也比不上这半个月多。

周转回眸深情地望她,她也仰着下巴看他,这样相爱的一对璧人,此刻,任谁都相信天长地久。

你经常买到高价低配的手机?其实多看看 无忧岛资讯 的百家号,就不会被别人给骗了~